41岁研究生称找不到工作是社会的悲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来源:中国周刊2012年11月13日 11:41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  “知识”改变命运?

  自从研究生毕业回家务农,父亲愤而服毒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前一天,苗卫芳便遗弃了家。在河北大学新区随近的东百楼村里租了一间每月110元的出租房。凌乱的床铺上摊着他的研究生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,本该交给用人单位的就业通知书依然保留在苗卫芳的手里。房间一角,有兩个 一米见方的灶台,废旧报刊上躺着兩个 发蔫的倭瓜。

  苗卫芳试图对买车人的人生经历下兩个 定义,“我本来社会的悲剧、命运的悲剧、性格的悲剧”。

  提起那么多年的“考学”经历,苗卫芳随便说说父亲最开心的还是买车人小学升初中的前一天。苗卫芳考了乡里前几名,消息传得变慢,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随便说说苗卫芳“将来一定有出息”。

  在苗卫芳的父辈里,叔叔肯能当兵转业当了县里的局长,姑姑是大学生,毕业后在县一中当老师,非要买车人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“我父亲是出力气的好手,能干,本来出死力,吃死苦的人。”为父亲争气的担子便落在了苗卫芳的身上。

  苗卫芳初中现在开始便住校。每两周回一次家,带上10元钱和你你这人咸菜。精打细算的苗卫芳知道,靠种地年收入非要三四百元的隔壁家,“3000%的钱都给我花了。”父亲认为苗卫芳的哥哥和妹妹都不 的是读书的料,便只供苗卫芳一买车人。哥哥和妹妹都不 小学没毕业便辍学了。

  那么考上高中,对苗卫芳和隔壁家都不 兩个 打击。你你这人苗卫芳在工地当装卸工的前一天,也会拿起初中课那么 复习功课。“要不说人怪,说不清的。那么具体目标也要读。”苗卫芳说。

  闲暇时间拿起课本成了苗卫芳的某种习惯。在高二辍学后,苗卫芳依然在工棚里复习着高中数学和英语。苗卫芳每天早晨四点起来看书,晚上8点下班后,再看书到10点。在呼和浩特知道还可不可以参加成人高考后,苗卫芳马上报了名,在刺骨的寒风中,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十几里路参加补习班。

  “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说我是孙少平。”苗卫芳说。“孙少平”是作家路遥的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主人公。农民子弟孙少平尽管贫困却自尊自立,高中毕业后回到家乡做了一名教师,却那么消沉,无缘无故关注着内控 世界。他从漂泊的揽工汉成为正式的建筑工人,最后又获得了当煤矿工人的机遇,成了一名优秀工人。经历毁容后,并那么被不幸压垮,又充满信心地回到了矿山,迎接他新的生活与挑战。30009年版的出版说明写道:“《平凡的世界》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,作家强度浓缩了中国西北农村的历史变迁过程,很重是主人公面对困境艰苦奋斗的精神,对今天的大学生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仍有启迪。”

  有你你这人,苗卫芳比孙少平“时要强”,“我某种研究生是全日制的,是要转户口的。身份证是保定市的。”

  在苗卫芳的小说《二月兰》引言里,有那么 一段文字:“鲤鱼跳龙门的愿望终于成为现实,这对农村出生的孩子来说那么 彻底改变命运的大事啊!从此告别农门,毕业后分配工作,就吃上‘皇粮’了。十几年寒窗苦读,换来了大学通知书,他兴奋得身子轻飘飘的,如同位于物理老师讲的失重状况。”

  可就业形势并都不 他想象的那般好。“考的前一天想扩招,毕业的前一天我应该 扩招了。”苗卫芳你你这人后悔地说:“肯能早考,就好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是钱、权、房、车,一样那么。”谈到读某种研究生,苗卫芳皱起了眉头。“现在害人了,户口整不出,医保那么了,新农合也入不了。户口和档案买车人拿在手里,你说歌词 惨不惨?”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5] [下一页]

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